• <span id="vinux"><input id="vinux"></input></span>

      <button id="vinux"></button>

            1. <em id="vinux"></em>

              甘肅建總置業發展有限公司的LOGO

              黨的建設內頁大圖

              黨的建設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黨的建設 > 政策法規

              黨建工作紀檢監察工會團委政策法規主題活動

              [七五普法專欄]最高法:擔保合同僅有法定代表人簽字,公司不擔責(注意2個要件)

              發表時間:2018年08月17日 04時 來源:轉載自法務之家 閱讀:0


              ?裁判要旨

              擔保具有無償性,該特點決定了擔保人作出擔保的意思表示必須明確具體。公司法定代表人在擔保合同中簽字,但①未加蓋公司印章,除非②有充分證據證明上述簽字系代表公司意思表示的職務行為,否則,不能認定公司因此承擔擔保責任。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7)最高法民再120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錦州市鑫澤錳業有限公司,住所地遼寧省錦州市義縣凌北區產業園區。

              法定代表人:李剛,該公司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廖寶忠,河北灤天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韓軍,男,1960年12月27日出生,漢族,住河北省遷安市。

              委托訴訟代理人:陳君,河北唐正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李剛,男,1973年11月25日出生,漢族,住河北省遷安市。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孫明輝,男,1971年9月11日出生,漢族,住河北省遷安市。

              再審申請人錦州市鑫澤錳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鑫澤錳業公司)因與被申請人韓軍、李剛、孫明輝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不服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冀民終288號民事判決(以下簡稱二審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于2017年9月25日作出(2016)最高法民申2539號民事裁定,提審本案。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開庭審理了本案。再審申請人鑫澤錳業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剛及委托訴訟代理人梁明河,被申請人韓軍及其委托訴訟代理人陳君、被申請人李剛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鑫澤錳業公司申請再審,請求:依法改判鑫澤錳業公司對案涉借款本息不承擔連帶責任。

              主要事實和理由:一、二審判決認定鑫澤錳業公司承擔連帶還款責任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借款合同》不能證實鑫澤錳業公司為李剛提供了擔保。一是《借款合同》上沒有鑫澤錳業公司為案涉借款提供擔保意思表示,也沒有加蓋公司公章,李剛在一、二審庭審中均表示他在合同上的簽字只代表自己,不代表鑫澤錳業公司;二是鑫澤錳業公司沒有委托李剛簽訂案涉《借款合同》,即使李剛想代表鑫澤錳業公司簽訂合同,也是無權代表行為;三是案涉借款是李剛的個人借款,沒有用于鑫澤錳業公司經營;四是鑫澤錳業公司不是案涉《借款合同》的締約人;五是《借款合同》存在明顯的疑點,丙方2項下有兩個當事人,既有鑫澤錳業公司又有李剛,且這一行上下的行間距不一致,文字油墨明顯比其他文字更深,顯然是后來打印上去的;六是《欠條》上擔保人一欄也不是特指鑫澤錳業公司,李剛在2014年其名下并非只有鑫澤錳業公司一家公司,還有其他企業。二、二審判決適用法律不當。本案合同根本就沒有擔保條款,二審判決認定”關于涉及鑫澤錳業公司擔保條款的效力”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以下簡稱《公司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的有關規定合法有效,沒有法律依據。

              韓軍答辯稱,鑫澤錳業公司承擔連帶責任的事實依據不僅僅是《借款合同》,還有《欠條》。

              一、關于合同的主體。1.《借款合同》開篇處”丙方2(擔保方)”的表述,明確將鑫澤錳業公司列為合同主體。李剛作為鑫澤錳業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合同”丙方2(擔保方)”和《欠條》”擔保人2”處的簽名是代表鑫澤錳業公司的職務行為。2.《借款合同》份數和簽字都是五份,說明”丙方2”和”丙方”同屬擔保方范圍之內,是各自獨立、互相并列的合同主體。”丙方2”應理解為第二個丙方,《借款合同》中所有對丙方擔保責任的表述都應適用于”丙方2”。

              二、關于簽約的意思表示。1.公司為股東借款提供擔保應由全體股東表決并形成決議的規定,是《公司法》對股東會權限的內部管理性規范,不能約束公司外部相對人。即便李剛簽字行為有可能超越公司內部規定的權限,因債權人韓軍對此不知情,,該簽字行為有效。另外,根據《公司法》規定的少數服從多數的股東會議事規則,李剛作為持股55%的大股東擁有鑫澤錳業公司的決策權。2.鑫澤錳業公司關于李剛在合同落款丙方處簽字是表示以自己所持鑫澤錳業公司15%股權進行質押擔保的主張沒有依據,李剛本身是債務人,其個人財產沒有必要做質押擔保。3.與《借款合同》相對應的《欠條》落款處”擔保人2:(法人簽字&公司蓋章)”這里的”&”在本案中應當理解為”或”的意思。

              三、關于追加公章不能的問題。韓軍在合同簽署后再找李剛要求加蓋鑫澤錳業公司公章,表明簽署時韓軍不知道鑫澤錳業公司對外擔保需要蓋章,否則韓軍斷然不會將巨額資金出借。

              四、案涉借貸資金與鑫澤錳業公司存在業務關聯。本案所涉借貸巨額資金遠遠超出了李剛個人或家庭使用的正常范疇,而《借款合同》唯一涉及企業就是丙方2鑫澤錳業公司,根據合同第五條關于借款用途的約定,案涉借款與鑫澤錳業公司存在業務關聯。

              綜上,請求駁回鑫澤錳業公司的再審申請。

              李剛答辯意見與鑫澤錳業公司的再審申請意見相同。

              孫明輝未提交答辯意見。

              韓軍一審訴訟請求:一、判令李剛償還自2014年5月9日止的借款本金5382萬元,并自2014年5月10日起每月支付利息102萬元、服務費60萬元至償還完畢之日止。二、孫明輝和鑫澤錳業公司承擔連帶責任。三、訴訟費用由李剛、孫明輝和鑫澤錳業公司承擔。

              河北省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一審法院)一審查明:李剛系鑫澤錳業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鑫澤錳業公司持有55%的股權。李剛曾向韓軍借款3600萬元,韓軍實際出借3519萬元(2013年6月25日支付1955萬元,2013年6月26日分別支付864萬元和700萬元),其余81萬元未支付。2014年5月9日,各方當事人及案外人李國臣簽訂《借款合同》,記載:甲方(債權人)韓軍,乙方(債務人)李剛,丙方(擔保人)孫明輝,丙方2(擔保方)鑫澤錳業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剛),丁方(財務服務方)李國臣。一、借款金額(人民幣大寫):叁仟陸佰萬元整,截止到2014年5月9日乙方拖欠甲方利息和拖欠丁方服務費共計壹仟柒佰捌拾貳萬元整;……三、借款利率:月息102萬/月,各項服務費60萬/月,合計月收費162萬;……七、丙方為乙方向甲方和丁方提供連帶保證擔保,乙方不能如期償還全部借款時,丙方應代乙方向甲方和丁方償還。當丙方向甲方和丁方償還后,丙方即享有甲方和丁方的全部權利。另乙方同意用其在鑫澤錳業公司投入的15%股權作為全部借款債權的質押擔保;……本合同一式伍份,甲、乙、丙、丁各方分執一份,經簽字或蓋章后生(效)。在合同落款處,韓軍、李剛、孫明輝、李國臣分別在甲方、乙方,丙方、丁方處簽字按印,且李剛在丙方處與孫明輝共同簽字按印。同日,李剛、孫明輝為韓軍出具《欠條》,該《欠條》記載:”今向韓軍借款大寫:伍仟叁佰捌拾貳萬元整,小寫¥53820000.00元整。借款人(簽字):李剛(簽字按印)、擔保人1(簽字):孫明輝(簽字按印)、擔保人2:(法人簽字&公司蓋章)李剛(簽字按印),應還款日期:2014年5月9日”。

              一審另查明,孫明輝于2015年11月13日到庭接受法庭調查,孫明輝表示對韓軍訴請其對借款承擔連帶保證責任無異議。

              一審還查明,中國人民銀行2012年7月6日公布的6個月至1年期短期貸款年利率為6%。

              一審法院認為,韓軍與李剛、孫明輝簽訂了《借款合同》和《欠條》,韓軍又提交了轉賬憑證,證實其已向李剛發放了借款,韓軍與李剛構成借貸關系,借款到期后李剛理應向韓軍償還借款。韓軍提交的《借款合同》及轉賬憑證證實,其主張的5382萬元本金包括3600萬元借款和1782萬元利息及費用,且該3600萬元借款中有8l萬元未支付。因此,上述1782萬元和韓軍未支付的81萬元借款依法不屬于借款本金,故李剛應償還的借款本金為3519萬元。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借貸案件的若干意見》第六條的規定,民間借貸的最高收益率為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四倍。但本案中,韓軍和李剛在《借款合同》中認可的利息和費用,以及韓軍主張自2014年5月10日起計算的利息和費用均明顯高于該收益,故酌情認定李剛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同期貸款利率的四倍支付利息。因借款系韓軍分期支付,該利息應自借款支付當日起分別計算。

              關于孫明輝的責任承擔問題,韓軍提交的《欠條》和《借款合同》的擔保人處均簽有”孫明輝”字樣,孫明輝經法院送達起訴書、舉證通知書等法律文書并傳票傳喚后未到庭參加訴訟,但庭審后到庭作了調查筆錄,表示對借款的真實性無異議,同時表示愿意按借款合同的約定承擔相應的擔保責任。孫明輝系李剛借款的擔保人。根據《借款合同》第七條的約定,孫明輝應對李剛的借款及利息承擔連帶償還責任。

              關于鑫澤錳業公司是否承擔連帶還款責任問題。首先,從借款合同的內容上看,借款合同開頭處注明擔保方為:丙方擔保人孫明輝和丙方2擔保方鑫澤錳業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剛)。但借款合同項下擔保條款中僅約定丙方為借款承擔連帶責任的內容,而沒有丙方2鑫澤錳業公司對借款承擔保證責任的內容。另,借款合同結尾的簽字處,僅有丙方孫明輝的簽字和李剛的簽字而未加蓋丙方2鑫澤錳業公司的公章。其次,與借款合同對應的欠條中也沒有擔保方2鑫澤錳業公司蓋章。韓軍主張李剛系鑫澤錳業公司法定代表人,其簽字就代表公司,鑫澤錳業公司對此不予認可。李剛雖擔任鑫澤錳業公司的法人代表,但其在公司僅持有55%的股權,如公司為李剛個人向韓軍的借款提供擔保,應征得公司全體股東的同意,并形成一致決議,且應當加蓋公章。韓軍作為從事對外拆借資金的經營者,就公司對外承擔保證責任的方式應當知曉。韓軍在庭審中也表示,借款合同及欠條李剛簽字后,韓軍曾找李剛要求其加蓋鑫澤錳業公司公章,但李剛表示加蓋不能,因為公司李剛說了不算。上述內容進一步說明了韓軍本人明知鑫澤錳業公司承擔保證責任須先由鑫澤錳業公司加蓋公章。故韓軍主張李剛個人簽字就代表鑫澤錳業公司、鑫澤錳業公司對借款應當承擔保證責任,法律依據不足,鑫澤錳業公司對此筆借款不應承擔連帶還款責任。

              據此,一審法院判決:一、李剛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償還原告韓軍借款本金3519萬元;二、李剛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四倍支付利息至償還完畢之日止(其中1955萬元自2013年6月25日起計息,1564萬元自2013午6月26日起計息);三、孫明輝對上述借款本金及利息承擔連帶償還責任;孫明輝承擔連帶責任后,有權向李剛追償;四、駁回韓軍的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310900元,由韓軍負擔93150元,李剛、孫明輝負擔217750元;保全費5000元,由李剛、孫明輝負擔。

              韓軍不服上述一審判決,向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鑫澤錳業公司對借款本息承擔連帶還款責任。

              二審法院對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

              二審法院認為,該案爭議的焦點是鑫澤錳業公司對案涉借款本息是否應承擔連帶保證責任。

              首先,關于鑫澤錳業公司的合同地位。從各方當事人于2014年5月9日簽訂的《借款合同》形式和內容看,鑫澤錳業公司的合同地位是丙方2(擔保方),李剛的合同地位是乙方(債務人),其在合同首部乙方、丙方2處分別簽字確認,在合同尾部乙方、丙方處亦分別簽字確認。從文義理解看,李剛作為鑫澤錳業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對公司作為擔保人是知曉并同意的。另,雖然《借款合同》第七條和合同尾部僅有”丙方”,沒有”丙方2”的字樣,但從各方當事人訂立《借款合同》的目的,以及合同條款上下文之間的聯系,不應機械理解為借款擔保方不包含”丙方2”,即鑫澤錳業公司。

              其次,關于涉及鑫澤錳業公司擔保條款的效力。雖然《公司法》第十六條第二款規定:”公司為公司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的,必須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但該規定屬于管理性強制性規范,不屬于效力性強制性規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14條規定,即使該擔保行為未經鑫澤錳業公司內部股東會表決同意,在李剛已簽字確認的情況下,擔保條款亦合法有效。如鑫澤錳業公司認為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剛損害公司利益,可在承擔擔保責任后進行追償。

              據此,二審法院判決:一、維持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唐民重字第5號民事判決第一項、第二項、第三項;二、改判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唐民重字第5號民事判決第四項為:鑫澤錳業公司對一審判決確認的李剛欠付韓軍3519萬元借款本金及利息承擔連帶還款責任,其承擔責任后有權向李剛追償;三、駁回韓軍其他訴訟請求。一審案件受理費310900元,由韓軍負擔93150元,其余案件受理費217750元及保全費5000元由李剛、孫明輝、鑫澤錳業公司共同負擔;二審案件受理費217750元由鑫澤錳業公司負擔。

              本院再審期間,雙方當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證據。本院對原審認定的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本案再審的爭議焦點為鑫澤錳業公司應否對案涉借款本息承擔保證責任。

              本案中,債權人韓軍主張鑫澤錳業公司對案涉借款承擔保證責任的依據,在于案涉《借款合同》及《欠條》有該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剛的簽字。鑫澤錳業公司則抗辯稱其在上述書證中均沒有加蓋公章,李剛的簽字僅是個人行為而非職務行為,公司沒有對案涉借款作出保證的意思表示。經查,案涉3519萬元借款的債務人為李剛,借款發生時,李剛持有鑫澤錳業公司55%股權,并擔任該公司法定代表人。作為證明案涉借款發生的主要書證,《借款合同》和《欠條》上均未加蓋鑫澤錳業公司公章;《借款合同》雖在首部將鑫澤錳業公司明確為”丙方2”,但在合同中既沒有約定”丙方”包含”丙方2”,也沒有關于”丙方2”對案涉借款進行擔保的合同約定,合同落款處亦沒有鑫澤錳業公司的蓋章;而《欠條》既沒有將鑫澤錳業公司列為擔保人,也沒有加蓋該公司公章。

              本院認為,擔保具有無償性,該特點決定了擔保人作出擔保的意思表示必須明確具體。從本案查明的事實看,案涉《借款合同》擔保方主體記載為丙方孫明輝,丙方2鑫澤錳業公司,從文字表述看,丙方與丙方2應為兩個獨立的并列主體,韓軍對此亦予以認可。合同條款中,僅約定丙方對韓軍借款提供連帶保證責任,并無丙方2承擔擔保責任的約定。韓軍主張”丙方2”應理解為第二個丙方,《借款合同》中所有對丙方擔保責任的表述都應適用于”丙方2”,但合同并未約定丙方包括丙方2,其上述主張與其”丙方與丙方2系并列的獨立締約主體”的自認相矛盾。《借款合同》落款處并未記載”丙方2”。李剛雖然在丙方處簽字,但《借款合同》中約定李剛以其鑫澤錳業公司15%股權為全部借款提供質押擔保,故僅從李剛在落款中的簽字,不能認定其是代表鑫澤錳業公司。案涉《欠條》擔保人欄目中,并沒有鑫澤錳業公司。李剛雖然在擔保人2一欄中簽字,但沒有明確其是代表鑫澤錳業公司。且鑫澤錳業公司均未在上述證據中加蓋公司印章。《借款合同》及《欠條》不足以證明鑫澤錳業公司為李剛借款向韓軍提供擔保。韓軍亦未提交其他證據證明鑫澤錳業公司作出擔保的意思表示。韓軍訴請要求鑫澤錳業公司就其股東李剛的案涉借款承擔保證責任的主張,缺乏證據支持,依法不能成立。二審判決對案涉合同文義作擴大解釋并認定案涉借款擔保方包含鑫澤錳業公司,認定事實及適用法律均有不當,應予糾正。

              另,鑫澤錳業公司雖提出了《借款合同》有關”丙方2”的內容系偽造的再審申請理由,但未提供證據證明其主張,鑫澤錳業公司該再審理由,依法不能成立。

              綜上,鑫澤錳業公司關于對案涉借款不承擔保證責任的再審主張成立,應予支持。本案二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不當,應予糾正。原一審判決事實清楚,處理結果正確,應予維持。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七條第二款、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冀民終288號民事判決;

              二、維持河北省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唐民重字第5號民事判決。

              一審案件受理費310900元,保全費5000元,由韓軍負擔93150元,由李剛、孫明輝共同負擔222750元;二審案件受理費217750元,由韓軍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關 麗

              審  判  員  杜 軍

              審  判  員  丁俊峰

              二?一八年六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  鄭 勇

              書  記  員  宋亞東



                網站首頁 公司概況 新聞中心 地產開發 黨的建設 人力資源 企業文化

                Copyrights 2019 - 2019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甘肅建總置業發展有限公司 隴ICP備17000210號
                設計制作 宏點網絡

                任我爽橹在线视频精品